听唐

不想要你

唐成已经不在好友列表了
当我们之间各种错误的堆积
有他的 有我的
我不愿意原谅他
也原谅不了自己
我以为会喝酒喝一个通宵
我以为会停止不了的难过
至少我的以为是
轰轰烈烈

可我们就那么平静的结束了
我说以后不会说话了 好友删掉吧
好像前一秒他还在问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来"
我说
"等到觉得你不会变的那天"

我早早睡了
第二天起床 洗漱 上课
除了没有他 什么都没变
想见他的十一 去了上海
十一 大家都在旅行
只买到了深夜的卧铺车
徐州到站30分
你在的地方 算我也去过了吧

十一点半在卧铺上层突然爆发的哭泣
好像是最后一次了
我没有在那里下车
没有冲动去问他
为什么
也是 不喜欢
哪有为什么

删相册看见了蛮多
每天打十几个小时电话的时候
他成为了小白鸽幼儿园第一李白
和我换上几岁小孩才用的头像
和我说
今天别挂 截个图
我就听着他午睡 在那边
打呼噜

最初认识他是这个季节
晴天很少 每天除了缩在被子里
都会冷的哇哇叫
"喂 你好呀"
我现在也很好
想起他不会再纠结到当时点点滴滴究竟是不是真的幸福
也记不清听着歌到五点睡不着也说他很好
不看以前写的这些呀
我都忘了呢

"你是不是认真喜欢我"
"我们以后会怎么样"
或许他负责不了我生命中这些部分
或许谁也负责不了这些部分
听起来有点强词夺理了
有点学会爱
还是不会爱

我至少以为我们之间的结束会是
唐成 晚安 最后一次
可是什么也没有
我知道这样的结束才是真的结束
你看 七夕 是你的
不是 我们的

下一站也别遇见啦
"然后呢"
"再见…"
"再然后呢"
"再见。"

比心心

他说 "在吗“
有时候心灰意冷等待着
他给出故事一个怎样的结局
有时候满心欢喜期待着
我给出故事一个怎样的后续

想说 "我在呀"
一直都会在呀
很久很久都会在呀

我还是不要去主动给他拥抱了
万一哪天他真的说
很想我呢

他说 "在吗"
我就莫名奇妙的哭了
我也希望这就是故事的全部了

唐成 晚安

仍爱还是撤退

20岁门槛的我们好像都进入了
情感怪圈
"我们好像快在一起了"
最后差之毫厘

好像再多说一次晚安就在一起了
好像肩并肩时勾勾手就在一起了
好像今天月亮再圆点就在一起了
可我独自入睡了
他没有牵她的手
月色也差那么点

"或许再等等就在一起了"
他始终没有多走一步
我看看月亮没有找他
时间始终在流逝
可我们 戛然而止

总还是得旅行的
希望有你在的旅行
其实没有你的旅行
假设我有你的旅行

我肯等
我能等到皑皑的白雪全部消融
我能等到秋天的枯叶全部落尽
能等到一个温暖的春天
能等到我成为一个真正的大人

"可我却等不到和你差的那一点"
还是有点喜欢你
可是我们都得走了

你爱过吗 聊天框里的爱情

他在这的时候 就是白昼
他不在的时候 就是黑夜
他离开的那天 黑白颠倒 昼夜不分

"世界上没有一桩爱情是错误的"
那我爱上了对的人吗
遇见他是在一个深秋的晚上
窝在被子里打游戏
我第一次打开了游戏语音说
"喂 你好呀"

每个人都需要一点自己的空间吧
病态的需要过一个人吗
熬夜到三四点也要六点半起来对他说句早安
每天打了十几个小时的电话午夜还不肯挂断
后来他走了
"我不能骗你 我喜欢上了别人"

我想我们算是 情意最浓时结束了
他开始了新的生活 我也是
从未曾见过面的彼此心仪
距离两千一百八十二千米的相互喜欢
仿佛到此为止了
我好像也逐渐忘记了 找回自己的白昼和黑夜了

可他又出现了 一次 两次 三次
他开始变得反复无常
时而热情 时而一言不发冷漠到底
我开始变得纠缠不清
暴躁 易怒
"你喜欢我吗 你是认真的吗"
好像人真的只有 从未在一起
才能一直迷人的

我们八月份要见面啦
也许是个晴天或者雨天
万一真的 一不小心
白头偕老了呢

说一波最近吧

很难受所以很想哭
很想哭所以又何必憋着呢
你说这世界上怎么有人这么坏啊
他明明不是认真的 可是他不肯说
真的在乎就不会觉得游戏那么好玩了
不喜欢什么都是借口
我不想要结果了
你放过我 我也放过你吧
认真的
很难受 可是没法和人讲
我总不能和人说
我想过一辈子的人
话也不跟我讲一句
我很难过怎么办
没有办法 所有人说的都是一样的
你不要不就好了
我说了很多 我说你想不想跟我在一起
我说 你是认真的吗
我说我明明知道你不是 可是我想听你说
接下来几天可能会好过了
因为害怕 害怕听见真话
我害怕他说对不起
我不是没关系
我想八月份见到他
之后重新以一种更好的方式开始这种关系
我想到一周见他一次的时候
在天津 在江苏 在更多更好玩的地方
凌晨两点半下班真的太累了
我想在两点半给他一个拥抱告诉他
辛苦啦 要么我来挣钱养你吧
想在一个热闹的地方跟他一起走到2018
告诉他这一生真的可以一起走了
我始终觉得 一起到了2018
就是一辈子了
好像太蠢了 可又好像是对的
因为我们没法一起到那天的
我说好一个月送他一样礼物
可是好像这个月的就会成为那么久那么久的
纪念品了
我不想把他想的那么坏
他认真过 可不是现在 更不会是以后了
真可惜 走的时候连让对方难过一下的能力都没有
我不知道爱的失败 还会有怎样的更鲜明的例子了
也可能爱的就不是他吧
爱期待中十二岁能汲取的
包容和照顾
不是所有人都一样
不是所有人都会 用一种过于虚拟的方式
认真的去喜欢谁吧
只能说 从根本上
这种关系是病态的
很想知道为什么怎么都不可能
可是错的就是错的
起床 吃饭 再看个QG的比赛
希望能睡到好晚
吃好多饭
希望QG可以打到4:3
希望慢慢慢慢就忘了
实在不敢看 就躲几天
躲到佳木斯再躲回天津
总会忘的
然后到时候对他说
结束吧 再也不要开始了的那种
再见 唐成
我害怕
我怕他说不想
因为以后那些都会不做数的
我怕他说想
因为他说的想会给我更多这样的晚上的
没有什么更好的结果啦
比起结束
逼自己一次吧
不是所有爱都可以的
不知道 什么也不知道
晚安

年老色衰最皮最可爱

今天是空气里有粉红泡泡bling bling闪烁的一天
最后要送唐成一条皮带
他说拴住他
我说真棒哦 和别人上床前还要想一下我
喜欢他
很忙的一天 午饭时候抽空打的电话 喜欢他
日落的傍晚 车开到一半停下来视频 喜欢他
想他的时候 夜间九点终于出现说嗨 喜欢他
最可怕的一段时候是
无论头天睡得多晚 我要和他一个点起床
要和他说早安 之后永远保持着联系
彼此折磨过完一天
害怕他突然不回消息
害怕他睡觉前没有说那句晚安
好像一早抓不住他 每秒抓不住他
我就真的没法拥有他
很久前 唐成说
我们之间缺少一种东西
一种 可以吵架 可以冷战
但谁都知道 分不开的 纽带
今天突然 变得坦然了
睁眼没有他的消息 不慌
睡前没有他的消息 不慌
因为第二天大大的太阳还是会升起来
而他也会像太阳一样
在没有云遮挡着的闲暇之时
好好的把我的世界照耀的很温暖明亮
他吹出的粉红色泡泡都是顽皮的
他问我没有胸会不会自卑 喜欢他
他说我的手比洗衣房的洗衣机要脏 喜欢他
就是喜欢他成熟睿智的时候
也喜欢他这样的时候
可是我有胸哎 叫你跪下也不是后入式
晚安 今天是
我的唐成

睡前吹一波唐成

熬夜的乐趣好像就是
被动看了日出
大家还在睡梦里
我知道今天的天津
窗外的蝉鸣的声音很清亮
淅淅沥沥下着几滴小雨
会是阴天吧 今天
我想见他了 在好长好长的十一
我想每天二十四跟他腻在一起
一起吃三餐
一起玩遍江苏所有的好地方
亲眼见见他所过的生活
我不想再用只言片语说喜欢他
不想叫他好好吃饭却没法面对面一起共进晚餐
想叫他好好休息的时候看着他睡着
想在朝阳升起的时候做好早餐再叫他起床
想在他难过的时候拥抱他而不是安慰他
想在他生病的时候照顾他
不用再说着那句 好好照顾自己
这是我想见唐成的理由
好大个人啦 在我不认识的情景下
好好的生活了三十年
成为我喜欢的样子
可我还是会嘱咐 你吃完夜宵不要马上躺下
会不舒服
他在我心里就是傻子
以前会因为一个十几岁小孩和我生气的傻子
明明每次都是认真要离开我的还坚持了好久的傻子
他说他来见我 叫我考虑一下
哪怕大太阳要升起我也要吹一波他
很喜欢他
寒假每一个短暂又漫长的夜晚是他
认识他以后喝的每一口酒都是他
被各种各样的想法牵扯流的眼泪是他
谈了恋爱我能祝他幸福 分开了我还是喜欢的
怎么都是他
为什么喜欢唐成
我也经常这样问自己吧
对我不够用心喜欢
也没做到 我喜欢个叔叔就能永远把我宠成小孩子
可是你知道吗
有的人倒了一杯米酒给你
你却做了他一辈子的酒馆
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越喜欢他就越害怕
我怕现实把我纯粹的感情打磨的变了模样
我怕真正接近之后又要拉开的距离
我怕我真正的拥有他之后再失去会更难受
甚至我害怕 就算真的见了面
我也拥有不了他吧
喜欢就是这样吧
担心他的时候觉得他多大也会是小孩子
怕他照顾不好自己
可真的爱起来
又觉得他哪都好 而我不行
不是不够喜欢而变得现实了
而是太喜欢 还没开始我就害怕
怎么也没有一个足够清晰的答案吧
我爱你
这话由于太正式不能说给你听
所以 先晚安吧
唐成 梦里见

就从今天开始吧

我遇见了个人 叫唐成
世界没多曼妙 他也没有特别好
可我一根筋啊
打算27号看过周杰伦巡演去唐座吃夜宵
最好完全喝高了能和唐成通电话
各种名字都叫听唐
是一家 港式甜品店的名字
我对这个名字一见钟情
没错就因为他姓唐
嫌疑人x的献身里面唐教授叫唐川
新转到我们系 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同学
叫唐成文
我对这一切感兴趣
我觉得唐朝特别美好吧
就算一夫多妻 也很美好吧 姓唐的朝代
说恋爱的不是诗人就是疯子
可我觉得恋爱的大半是傻子
而我偏偏 又没在恋爱
明知道他不想回我的消息嘛
我就像个傻逼卸载了QQ
告诉我自己 他回了我没看见
明知道他游戏也不想和我一起玩
我就不玩啦 告诉自己他也想和我玩可是我不在呀
明知道找我的方法很多可是他不想嘛
我就想肯定是他太笨了都想不到的
明知道见了面也不会有结果
我还偏偏想象见面后会坐在一家很漂亮的西餐厅吧
他会说其实也喜欢我 只是故意不理我
明知道他那么大个人了什么都懂
可就想连大夏天到啦 记得多喝水这种话 都想说给他
明知道他就是无聊的时候喜欢跟我侃两句嘛
我就为了两句话的需求 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他
明知道这一生 总归不会有什么故事了
可我偏偏喜欢把剧本在脑海里一遍一遍演
人生本来就他妈是个梦啊
你醒了 我还一直在这
不过要放弃的想法好像
逐渐出现 越来越强烈
我啊 真的蠢
可还是 晚安 唐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去理解关怀他人的生活 这样才能更好的去接触吧 就是因为认真所以会有各种各样的要求 有各种各样因为达不到要求从而出现的不满情绪 有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该放宽心啊 可放宽可 自然就开始抱着玩味的心态了。
而从对面的角度来讲 哦犹如一个智障一般 我竟然没有想讲的

你不该知道的 我的努力。